pengaga

背上行囊,又回到最初的城市。

生日快乐!最好的礼物还是来自你

有所为,有所不为。年轻!

真的厌倦了,老是觉得一直在失去从来都没有收获过。生活越来越多不满,成长却都是伤害,连个说话想说话的人都没有

我家曾养过一条狗


我家曾经养过一条狗狗。
它一岁,我八岁。
它六岁,我十四岁。
它陪伴我六年,病老缠身时,我苦苦挣扎,生死不舍。
有一段时间,我发现它总是打喷嚏,还会低哑地闷声咳嗽,去问过门诊的人,医生说这都是变老的病症,随着年纪增大它这些病症会变得越来越严重。
我们都不能控制年老。从生命出生的那一刻起,就染上了这种病症,永远无法治愈。这些我都知道。但是我不知道我对它如此地想念和不舍,它能不能感受到,它还幼小的时候,我没能宠爱着它,这样对于我们之间来说,不对等,也不平等。
八岁时,我玩弄过它。在冬日冷风和一点都不温暖的太阳下,我把收集来的五颜六色的糖纸用线穿起来,串成一条长长的彩线绑在它的尾巴上,让它一直追着自己的尾巴转圈圈。家里的天台当时还很简陋,但我爱去,它便跟随我一起。我刚坐在上面就会听见它蹬蹬蹬地从这一头的楼下跑到那边的顶层。有时候吃饭时我上去找它,发现它将头穿过栅栏伸长了脖子往远方望。夕阳西下,天空有火烧云,和它深沉的背影,我没再喊它。
后来我十四岁,十五岁,出门上学。每次只要它知道我要走,就会死死地跟在我身后。不管怎么催促驱逐,它都会紧紧地跟着,一会儿回头,不超下一秒就回头追上来。那次它竟然追上了公交车,前足登上车,后腿落在地上。我当时紧张地吼叫,很怕它被车的大轱辘压伤。
即便如此,它还是会在家等着我。仍然像以前一样,在夜晚推开我的门,在床边角睡着。我在黑夜里等它,听它入睡。幼时寂静无声,老时轻微喘息,像一个老人一样,在老去的逆流中苦苦挣扎过。
我最后一次见它时,它还很好。不同以前那么欢腾,不同生病时那么沉匿。离开家时,它还很好,那次很乖也没有追车这种惊险大戏。我喂给它肉,它小心翼翼地伸出长长的舌头舔了一口之后,很缓慢地咀嚼下咽。
我强装作若无其事,我不会告诉别人对于它的爱,我默默地流着眼泪。我对着它笑过也哭过,只是说了,只要你等着我,我改天就回来。当时我上高中的年纪,它却已暮气沉沉。这种暮气的陈旧,很美好的。
它用整个生命,陪伴我,给我最安静的陪伴和爱。孤独三旬里唱,就老去吧,孤独别醒来。你渴望的离开,只是无处停摆。
所有的爱都离开后,我的以后,背负着虚度和漂泊的仲裁。就算贫瘠,也愿意眼含热泪,为了父辈,和那些给我的爱继续行走的姿态。
文老

快一年没回来乐乎了吧,看了自己的过去。再看看现在的自己,变了人生观。同样也改变了自己的模样!

好久没发了,感觉从北方回到家之后的这一年多似乎好像变得很堕落的样子,感觉没有以前那么悠悠的感觉,可是总有事情来做都不知道忙什么。感觉都是瞎忙,快过年了,朋友们也都感觉快到结婚的年纪了。真的不敢想像结婚之后的样子,感觉生活中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容易呢,不过好像现在有人来到我的世界一起走,不会那么孤独,也有了新的世界来去探索了呢!加油吧!

你不够努力终究会淹死在哪连你自己都觉着浅的要命的沙滩上